节目

1993年:北京申奥失败,我录制第一张唱片

所属专辑: 晓年鉴
主播: 高晓松
播放: 73.3万最近更新: 1天前时长: 32:03
晓年鉴
评论651条评论
?晓烨

?晓烨:我五岁,妈妈说学前小班和学前大班教的内容是一样的,所以我就只读了学前小班的上学期,玩了一年再读了个学前大班。学前小班离家有点远,每天外婆天没亮就背我去上学,放学我就自己走回家。印象中天微亮,和外婆等在操场上,等着上学的画面,印象很深刻,还有一毛钱一瓶的糖精水。还和同学打闹受过伤。

14小时前
189xxxx5496

189xxxx5496:太全了。从自个儿讲到文艺讲到社会

16小时前
136xxxx0283

136xxxx0283:我终于出生了

1天前
189xxxx5496

189xxxx5496:我这辈子还没见过粮票,是不是暴露年龄了

2天前
bigker007

bigker007:同桌的你,真的好听,现在听都不过时

3天前
Cathy?

Cathy?:93年我出生撩~特地今天又听了一遍~

3天前
放得下了吧

放得下了吧:93年 我在上海的一家房地产公司上班 在虹口区中原路造的多层住宅卖2千多一平方 工资每个月不到一千 现在想想 恍如隔世

4天前
一颗红豆

一颗红豆:等到我出生这一年

4天前
月光还是少年的月光

月光还是少年的月光:1993年,我出生了🐣

6天前
厚会有妻

厚会有妻:1993 我出生了 跟矮大紧一个生肖

2019-07-08
Sea

Sea:那一段怎么说的?

152xxxx5212: 当大紧说到家驹去世的那一段时想哭
查看更多
2019-07-08
182xxxx8255

182xxxx8255:可喜欢可喜欢黄家驹啦!!!

2019-07-06
贝贝

贝贝:因为我是李云迪的粉丝

Freedom: 告诉你个秘密,朗朗和矮大紧是朋友!
查看更多
2019-07-05
贝贝

贝贝:我知道啊,所以故意这样说得

Freedom: 告诉你个秘密,朗朗和矮大紧是朋友!
查看更多
2019-07-05
Freedom

Freedom:告诉你个秘密,朗朗和矮大紧是朋友!

贝贝: 1993年,我第一次听见了极为悦耳动听的钢琴曲,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演奏。小时候听了无法自拔,于是就开始练钢琴咯,从拜尔,汤普森到599,车尔尼。后面痛苦极了,每天要练琴,最后没有弹下去,现在想想还是蛮后悔的。后来看见理查德克莱德曼在国内三四线城市钢琴演奏,心中有种深深的失落感。说句实话,在我心理依旧觉得理查德克莱德曼比郎朗演奏的好,至少是入门阶段,让更多的人爱上钢琴。
查看更多
2019-07-04
青鸟飞鱼20

青鸟飞鱼20:1993我一岁多了,我又来吐槽我妈了😂,我从小就没太打过针吃过药,不是我不生病是我妈想不起来给我看病,不用看我自个也就好了,隔壁婶婶跟我妈差不多年纪,她们结婚都早,十六七岁就结婚了,带孩子都不太会,隔壁婶婶的孩子跟我同年的,他可能经常发烧,婶婶就说怎么她儿子一发烧就得吃药看病,我就能自己好,然后有一次她就没给她儿子吃药,说让他试试能不能自己好,结果烧成肺炎了,她婆婆把她骂一顿,说你能跟她妈比吗,你孩子能跟她孩子比吗😂,直到现在我都没因为生病吃过药打过针,感谢我妈把我锻炼的身体素质这么好

2019-06-28
不听

不听:大紧,等你60岁的时候,再去回头看50岁不到时的这些刻意的放下和对新生活的期待,会发现自己想多了

2019-06-25
贝贝

贝贝:谢谢高老师,那个轻乐团叫詹姆斯.拉斯特。还有保罗.莫里哀。

高晓松:
查看更多
2019-06-21
高晓松

高晓松:这是一条语音评论,请下载最新APP版本收听

不靠谱小王子: 1993年,是我离开学校参加工作的第一年。当时从北京坐火车一路颠簸到乌鲁木齐需要三天三夜。新疆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陌生的地方,第一次出远门的我心中很是向往石油人奋战的这片热土,心中有惆怅,也更有憧憬。火车从北京出发,河北、河南、陕西一路有山有水,绿意盎然,同学们还有带队老师一行有说有笑,一心只想快到自己即将工作的地方——克拉玛依,全然已经忘记了路途的遥远。当火车进入甘肃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茫茫戈壁,本来满脸笑容的同学慢慢的都沉寂了,甚至好多女同学都开始抽泣起来,家离自己越来越远了,离家的惆怅随着西行的列车逾行愈浓。实习,是每个刚参加工作的学子都必须要走的路。对我来说玛湖测量的那场经历可谓刻骨铭心。那时没有现代化的通讯手段,师傅们带着我计划用三天的时间完成玛湖大地测量最远3个测点的布控测设任务,其中最远的测点距离临时工作基地上百公里。第一天工作还算顺利,我们还幸运地找到了一个地窝子,大家简单收拾后各自钻入睡袋席地而眠,一夜无话。第二天醒的时候眉毛、头发、嘴唇上全是冰疙瘩,天真冷啊。残酷的事情发生在第二天下午。随行的沙漠车熄火打不着了,由于所带工具有限,无法现场修理,没有联络手段,而且已经和领导沟通过完成任务后大家才返回,剩下的时间是不会有人发现我们这种意外情况而主动寻找我们的,一切只能靠自己。经大家商量后一致决定放弃沙漠车,徒步返回,就这样我们一行四人在零下20多度的恶劣天气下顶风冒雪开始了近百公里的艰难返程,漫天飞舞的雪花慢慢淹埋了我们身后留下的脚印,没人知道我们去的方向……天黑了,挡不住我们前行的步伐,天又亮了,四个步履蹒跚的身影还在移动。太阳出来了,白雪皑皑的戈壁滩上反射的光极为刺眼,在走出八九十公里后,相互搀扶相互鼓励的四个人开始慢慢感觉体力不支,如果再一直这样走下去,很有可能谁都走不出去,于是大家决定,不能再相互等了,谁有体力就尽快往前赶,尽快向外部求援再回来接人,就这样四个人的距离越拉越大,直至谁也看不到谁……感恩苍天有眼,我们遇到了一辆拉盐的的卡车,好心的司机把我们送到了油区重油公司的一个供热站上才使我们得以脱险。测量队李工看到我们后是满脸泪水,抱头痛哭。我的脚当时已经冻得失去了知觉,李工一共用了四五盆雪帮我搓脚才保住了自己的双脚。玛湖测量经历可谓刻骨铭心,至今仍历历在目。
查看更多
2019-06-20
高晓松

高晓松:这是一条语音评论,请下载最新APP版本收听

493: 1993年,我的父亲在河南洛阳承包了大扫帚的制作加工,做起了小小包工头,据我妈回忆那时候来了一群没工作的流浪汉,我爸就收留了他们,见到流浪汉的时候他们已经2天水米未进,然后第一顿饭吃的面条,最后全都吐出来了,93年我爸买了第一台摩托车和bb机,可谓是风光的不得了呀,然后我爸第一次坐火车出差因为我爸身高180(在那个年代算高的)穿着皮衣,揣着给我大伯家的孩子带的玩具枪。突然有一个人坐在我爸对面说,哥们儿咱是这一片的杆子,到了咱这谁也过不去,我不管你是谁,我保你和你兄弟没事,其他事你别掺乎。我爸愣住了别说话,然后到了下一站,上来一帮抢劫的没进我爸坐的那个车厢😂😂。真是一把玩具手枪保住了财产,也可见当时在那个年代是真的有人带枪啊😂😂😂
查看更多
2019-06-20
回到顶部
/
收听历史
清空列表